CBA 主页 > CBA >

人民日报谈身份证交易乱象:身份证虽小 管好事大

从吴谢宇的30多张身份证谈起丨睡前聊一会儿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咱们都是有 身份 的人,今晚就聊聊身份证的话题。

近日,在逃犯罪嫌疑人吴谢宇归案,据报道,警方在其身上发现30多张不同身份的身份证,几年来,正是借助这些身份证,吴谢宇得以 隐姓埋名 ,躲过了警方视线;不久前,有用户在个人所得税APP上填报信息时,竟发现自己名下有企业,原来,自己的身份证信息被他人盗用注册了公司,不知不觉成了 老板 ;还有人的身份证丢失或被盗后,被他人用来注册网贷,不断收到催款信息,不胜其扰……

这些事件背后,潜藏着买卖身份证的灰色链条。有记者调查发现,只需花几百元,就能通过一些网络渠道买到身份证,甚至还能享受货到付款服务。这些身份证从哪来?有专家曾推算,我国每年丢失、被盗的二代身份证达数百万张,其中一部分被不法分子收集,在网络黑市上叫卖。卖出的身份证冒用于许多领域,不仅给证件所有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更扰乱了公共秩序。2020年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已经明确,买卖身份证,以及带来严重后果的冒用、盗用行为,不仅违法,而且属于犯罪。公安等部门也展开了一系列专项整治行动。然而在非法需求的刺激下,身份证不法交易始终困扰我们。

如果说法律主要是事后惩戒,那么不断进步的技术手段,则为事前阻断提供了可能。早在2020年,《居民身份证法》就已规定,公民申领、换领、补领身份证时应当登记指纹;今天,我们在许多场合用到身份证,还需要同时进行面部识别匹配。把个人生物信息与身份信息结合在一起,可以大幅压缩冒用、盗用者的操作空间。此外,公安部门建设的失效身份证信息系统已经试运行,在一些领域实现了身份证 挂失即失效 。也就是说,不管身份证丢了还是被偷了,只要一挂失,就成了一张废卡,废卡自然不可能再买卖。难怪在舆论场中,大家呼吁最多的,就是尽快全面推行身份证的 挂失即失效 ,这样的机制可谓从根儿上解决问题。

但复杂性就在于,治理绝大多数时候不单纯是个技术问题。比如,有人发现身份证信息被人盗用注册了公司,而注册地远在他乡,由于不同地区之间的身份证信息没有完全打通,维权就变得困难。这其中涉及身份信息数据的联通问题。再比如,银行由于关涉公民财产,如果出现身份证盗用,损失会很大,因此最早作为试点实现了身份证 挂失即失效 ;但在购买电话卡、购买火车票、酒店住宿等其它需要身份证明的场合,却不见得有动力和需求引入昂贵的技术、接入复杂的系统。也就是说,即使技术已经成熟,但在身份验证一端,却时常要受制于成本与收益的市场规律,不见得能够轻易地在全社会广泛铺开。

上一篇:日本新年号或破千年传统 不再局限中国典籍 下一篇:奔驰新车转向故障郑州女车主拒绝修车 律师这样说

本文URL:/CBA/20200626/7787.html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