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迎来下一个拐点,人工智能可以找回浪费的那一半广告费吗?

这个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这是我们一切努力的终极目标 ,比尔·盖茨口中的梦想便是人工智能,借助外物部分甚至全部取代人脑的计算能力,一直都是人类追求的梦想,从中国古代古老的算筹到后来的图灵机,再到如今计算能力更强的GPU。

更强的计算能力,更多的数据,也让被称作广告界的哥德巴赫猜想的 沃纳梅克之问 有机会被人工智能解开—— 我知道我的广告费有一半浪费了,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半 。

这种数字广告的变化也自然会传导到更前端的媒体,被更多的用户所感知到。因为媒体与广告始终都是相伴而生的,从报纸开始,广告似乎也是内容平台最适合的变现方式,内容从来都是典型的注意力经济。

如今,变化才刚刚开始。

一、推荐引擎会取代编辑?

1947年,社会心理学家卢因在其《群体生活的渠道》一文中研究分析了,家庭主妇购买食物的决策,以及他们如何向家庭成员推荐事物,进而提出了著名的 把关人理论 :

信息总是沿着含有门区的某些渠道流动,在那里,或是根据公正无私的规定,或是根据’守门人’的个人意见,对信息或商品是否被允许进入渠道或继续在渠道里流动做出决定。

而在大众传媒时代,媒体编辑便承担了这个把关人的角色,一直到门户网站时代都是如此。但随着自媒体的兴起,编辑的作用似乎便开始弱化,而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基于推荐引擎的信息流媒体则更是让把关人变为 算法 ,影响这个算法的则是内容受众自己。

以推荐引擎为核心的信息流正在成为主要的内容呈现形式,甚至有消息称微信都计划取消订阅制改为信息流。这样的故事听上去十分性感,因为互联网不仅仅极大地延伸了人们获取信息的能力,同时也让受众能够自己决定自己接收的内容,而不是被他人影响和改变。

但问题是,单纯的人工智能推荐引擎确实做到了民主地满足大众内容需求,但大众在内容选择上的盲目性也导致了内容的低俗化。时至今日,人工智能在阅读理解上的能力依然不能让人满意,NLP、NLU等自然语言技术似乎并没有像人工智能在对声音和图像的处理上发展得那么顺利。

简单来说,机器并不能判断什么是真正好的内容。而完全依靠用户,或者大众的选择,就容易激发出人们内心深处的人性另一面,就如同在PC互联网时代,很多网站都会把一些打着擦边球图片写真,作为吸引基础流量的重要手段。

或许推荐引擎完全取代编辑并没有那么容易,人工智能也更多的是赋能作用,而非颠覆。正如新浪首席运营官兼总裁杜红在不久前2020年金投赏国际创意节上说的那样, 智能与人工的关系不是替代,而是融合 。

上一篇:哈苏X1D特价38500元,哈苏相机专卖店! 下一篇:阿里、腾讯深度布局,新金融时代将下一盘什么棋

本文URL:/caijing/20200601/5352.html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