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此刻49岁 双人小游戏大全我最想睡个晴朗的觉

高晓松高晓松

高晓松希望能和成千上万的陌生人一起,把这50年的成长拼成一张民间年鉴的地图,汇集无数角落的故事。他计划着,50岁以后就不再做新节目了,而这份 民间年鉴 将会是最好的收官。这种感觉有点像当年演唱会上,老狼在台上唱《同桌的你》,台下一排一排,直到所有人都把打火机点着,体育馆里响起大合唱,高晓松默默站在一边,泪雨滂沱。

几年前,身在异国的游子高晓松,曾在某个夜晚独自一人开着车反复听罗大佑那首词义模糊的《思念》,只为最后一句: 挥洒你的笑容回身一转,别了我年少的烦恼寂寞与过眼云烟。 那一刻,他想的是, 原谅我没能像少年时在你的歌声里发誓,要坚持过那样的生活。

到了这个年纪,高晓松说,生活中很多自己曾经憎恨、鄙视或发誓永不妥协的,已经可以欣然接受,比如对家国、乡愁、爱与等待,岁月和自己。高晓松有着极其折腾且丰富的 前半生 。如今,他发现,人生很像小时候,到院里去玩可以玩很多事,踢足球打篮球弹玻璃球,玩各种各样的东西,实际上玩一会儿天就要黑了。每次想到这个场景,年轻时候那些毛病就都没有了。

他说,他只是来玩一会儿的,反正玩一会儿天就黑了,就该回家了。

在即将进入50岁的时候,高晓松对自己的期许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对周围的人、对这个世界不再有期许,可以 静观众妙 ,能这样就太好了。

我们试图想让高晓松进行一次自我采访, 高晓松 会有什么想问 高晓松 的问题?他回答,并没有。但是他仍然交出了以下这份答卷,在这份答卷里,能看到自我对话后,他关于岁月的困惑、人类与生俱来的焦虑以及如何自我和解的探寻。

进入50岁之前,我想总结一下

2020年的11月14号,这一天我就要50岁了。我经常对自己说,50岁以前过一种人生,50岁之后过另外一段人生。

50岁以前要奋斗,努力披荆斩棘,寻找一条前进的道路,总要到力所能及的地方去看看。到后来发现,自己可能也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前进是没有坐标系的伪命题,最多是依赖社会评价体系的前进。真的到远方了吗?越过山丘了吗?不是年少时候想象的样子。

所以,50岁以后所有的努力都是在找一条退的路,不是兵败如山倒的后退,而是从容地退到一个让自己更辽阔的地方。

50岁以前追赶时代,50岁以后就跟时代没关系了,而且我也觉得这些年追赶时代有点迷失。

年轻的时候回望,很多事情记得很清楚,老觉得这个瞬间太重要,那个时刻太遗憾,如果我这样如果我那样。到了我这个年纪,明白每个人的人生就是独木桥,你看大地辽阔,其实是亿万人的独木桥拼接起来的。你并不拥有很多选择,所以也不会有哪个瞬间特别重要,那些瞬间就是你的独木桥。

上一篇:WannaOne新专辑19日正式发售 最后一次活动启程 下一篇:手撕星二代制作人挑战潜规则 她打算反了娱乐圈

本文URL:/yingchao/20200630/8234.html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